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香山的娇嫩与骤急

鏂囨。鏉ユ簮锛毼粗  鏂囨。浣滆咃細admin  鍙戝竷鏃堕棿锛2019-06-24 鐐瑰嚮锛65  

山,堪堪醒来,鸟鸣之谶正在升起,咕咕,咻咻,哑哑,啾啾,像长夜叙事诗,也像打开天光的的密码。风声依然在高处,掠过群山的肩膀,吹送而来的、逡巡而去的,掀动而起的是数万年天地造化之间不曾更改的悲喜。 山路回环,人语响起,徐疾涨落之间,声调发音都在我的生活经验

  山,堪堪醒来,鸟鸣之谶正在升起,咕咕,咻咻,哑哑,啾啾,像长夜叙事诗,也像打开天光的的密码。风声依然在高处,掠过群山的肩膀,吹送而来的、逡巡而去的,掀动而起的——是数万年天地造化之间不曾更改的悲喜。

  山路回环,人语响起,徐疾涨落之间,声调发音都在我的生活经验以外。循声而去,总是徒劳——说话的人隐于山坳,又似乎在板栗树和槐树的深处,让我找寻不到。只能想像着,那是一些精壮的男人,一些肥沃的女人,皮肤黑红,笑起来,便有一口雪白结实的牙齿。

  果然,第一个山民的出现,印证了我的想象毫无差池。准确地说这是一个巡山人,姓张,53岁,有过短暂的参军经历。我们攀谈起来。老张的家在香山西麓,石屋子村。据《张氏谱》记载,明朝末年有张氏兄弟二人迁此,借助天然石棚绵延人居,垦山植种,又根据上下山势,形成了上石屋子和下石屋子两个自然村落……

  千军万马鏖战急。山雨说来就来,突兀而起,势之急猛,无论对于老张还是龙王,都是始料未及的。倒是我这个山外人,有福气领略初夏阴晴瞬息万变的山间奇景,在视觉听觉的不断转换中,完成一次惊心动魄的生命体验。

  山间飞流直下,百瀑倾泻,击打着岩石,击打着万物,释放出铿锵有力的鸣响,似有十万军声,越发不可收拾。我早已分不清哪是雨哪是瀑,只随这份震撼派遣心跳,体悟高昂激扬的那一部分,与其相谐,以其作比,竟得雄心浩荡。

  山雨夹杂着冰雹,大似栗子,沿山体走势飞洒,跳一支支玄妙的剔透的舞。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大山待客的冰品美食,裹挟着香山之香,银杏味的,乌桕味的,芍药味的,槐花味的。伸出手,接住几颗,送入口中,用两分钟的时间慢慢含化,味蕾复活了。

  骤雨洗出一个甜润的黄昏。山的香气蒸腾弥漫开来,散发出母性的特质,神秘,幽远。山泉穿流的茂林或曲径中,俯拾便是的青石,不定哪块就雕刻着一个风雨电闪的传说。山风温润如玉,清凉如绢,站在石崖,站在溪涧,站在清空与高淡的内缘,站在身体自由与灵魂峥嵘的共振波上——不消说,雨后香山,已经被我站成了生命中的印象派。

  石头的房子,石头的路,不拘格局又自成格局。这一块石头低下去了,必有另一块石头高出来,高低错落之间,日脚不事雕凿,最终完成了和谐与均衡。每一家的房前屋后都有数棵樱桃树,枝桠斜伸到天井中间,树冠像一把撑开的巨伞,绿绿茵茵遮住了半个老院。

  时间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,樱桃树还是。站在樱桃树下,我不舍离去,雨滴和樱桃一起悬挂着,我同时摘取了钻石和玛瑙。手捧着它们,凶猛的香气让我惊讶,迷醉。我甚至听到了溪水在果肉里流动,那是一种类似于安静的声音。

  天色终于暗淡下去。晚饭后疯跑的孩子被唤回了家。最后一朵云彩也将归于岑寂。香山的剪影深重起来,星星就要成为它的灯火。我离开了村庄,向月亮走去。香山在远处和高处,在我的仰望里,在我的精神里,娇嫩,也骤急,我一次又一次地亲近,无所谓开始或结束。

  
鍏充簬鎴戜滑    骞垮憡鏈嶅姟    缃戠珯鏈嶅姟    甯姪涓績  閭欢鑱旂郴

鏈珯鎵鏈夊唴瀹癸紙鐗瑰埆璇存槑闄ゅ锛夋簮鑷綉缁滐紝濡傛湁渚垫潈锛岃鑱旂郴鎴戜滑鍒犻櫎銆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